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心剑栩-----的博客

不妨把遇到的,当作固有的或注定的......

 
 
 

日志

 
 
关于我

年过四十未立,历经沧桑仍惑。执教十数载,半路转行,实非己愿,从政五六年,一直打杂,形同走卒。常梦杏坛漫步,夜灯映窗,书声盈耳,忽惊忝颜讲堂,两眼墨黑,只字不识。直叹俗务缠身,整日陪杯碰盏,堪笑混饭家当,仍是笔墨技俩!罢了罢了,暂且在博客中寻朋会友,谈天说地……

网易考拉推荐

为“官僚们”说几句话[原创]  

2010-05-22 17:24:2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篇是6年前的旧作,一直未面世,现在翻拣出来,存贮于记忆箱。            

                              

                             为“官僚们”说几句话

 

    原来在学校当老师的时候,曾经对官僚们深恶痛绝。书上读到的,报上看到的,周围同事们谈到的, 都是世风如何每况愈下,吏治如何更加腐败,官僚们如何越发贪婪。尤其是在亲身经历了几件官儿及其属僚们办事照人行事、认权不认理、人走茶凉现时报的事件之后,更是对人情世态、对从政为官者报以几分冷眼。

    后来,我调到教育行政部门做教学教研和教育管理工作,开始接触教育系统这个小圈子里的“官僚们”,从小学校长到学区校长,从中学校长到教育局长。慢慢地,不知不觉中,我的感情在发生着变化。当你看到那些深山沟里的村校,依然正规地开展着各类教育教学活动、校长和老师们的教案工工整整、土头土脑的孩子们举手行少先队礼的时候,当你在冬天刺骨的寒风中、纷飞的大雪里,碰见学区校长带领教研员骑着摩托车到学校组织教研活动或进行教学检查的时候,或者在你亲眼目睹了中学校长为校舍建修或老师们的工资而上下奔波、自己借款负债的时候,或者,在你陪着主管局长们为危房改造、为争引款项而绞尽脑汁、耗神费力的时候,你怎能会无动于衷?你感情的砝码能不发生倾斜和变化?

     再后来,我调到政府办公室从事文秘工作,开始接触各个部门和市县的“官僚们”。他们之中,当然不乏人们常议常说的官面吏目们——有一张报纸一杯清茶打发日子的清客,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饭吃的无聊汉,有趋炎附势、跟踵贴臀的小爬虫,有东游西逛、吃喝玩乐的酒肉吏,有遇事推诿扯皮踢混球的老猾头,有上下钻营、贿买跑要的跳梁小丑,有索贿受贿、多贪多占的黑厚大师……但是,我要说,这仅仅是少数。我所接触和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些为单位、为部门、为企业、为地方、为公众事业而东西奔波、上下忙碌、埋头伏案、忘我忘家的“官僚们”。他们当中,有为了扩大生产经营规模而跑腿磨嘴、求爷告奶的企业头脑,有为了争引一个项目而四面联系、八方奔波的部门领导,有为了一方财政运转而忧心如焚、寝食不安的乡镇长,有为了一个县区的经济发展而苦思冥想、劳心耗神甚至呕心沥血的书记县长们……当你真切地感受到你居住的城镇由脏乱差逐渐齐整有序、绿亮洁美起来,当你亲身尝到了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甜头和好处,当你亲眼目睹了你身边的领导每夜加班加点,双休日仍然下基层赴企业调查研究、排解矛盾和问题,或者当你陪着领导又去陪同上级领导,看着他们为某个行业、某个项目、某项资金而曲意周全、倾力应酬、无酒量硬充好汉、有胃病强颜狂喝,客走人散后神情倦怠、身心疲惫甚至心力憔悴的时候,你心中封冻已久的坚冰可能便会渐渐消融,你冷漠的眼目可能便会湿润起来,你在原来小天地里的偏狭可能会消除和改变,你感情的天平可能会发生倾斜和变化……

   

    或许在雅人们眼里,“官僚们”大多都是些俗吏。他们不会风雅,即或会,也是附弄风雅;他们没有闲情逸志,即或有,也是玩物丧志;他们不懂清风明月山水花草,即或懂,也是玩风弄月沾花惹草。他们忙忙碌碌,行色匆匆,不会陪爱人在夕阳和晚风中散步游闲,不会带孩子到公园和田野里陶情冶性……其实,“官僚们”的苦和累正郁结在这里。我的一位上司曾经有一次酒后醉吐心声:难道我没有同学朋友?难道我没有妻子儿女?我也向往李白“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的潇洒,我也心仪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雅致,可是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心境啊!在其位就得谋其政,我们难道仅仅是为了个人吗?干我们这一行,心累啊……以前听到类似的话,总觉得“官僚们”或者言不由衷,或者矫情得厉害,现在才明白他们有时是发自肺腑、感慨真诚。

    由此,我想到了关于儒家和道家哲学意义与现实意义的争鸣。林语堂先生曾说中国历史上入仕成功者儒、为官失意者道,这话实在有些偏颇。尊儒还是崇道,关键还在于人生观及其价值取向。儒家先祖孔夫子率弟子周游列国,入仕为官并不得志,但他至死未改变初衷,且告诫弟子们要“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因为他深深懂得,社会要进步、人类要发展,就应该有人出来做事和“行道”,若人人都来个“无为而治”,隐居山林去跟“鸟兽同群”,恐怕人类社会可能会一直停留在茹毛饮血的水平。因此,现在有人分析中国近代发展落伍的原因,指责佛、道思想难逃其咎,对此我深表赞同。同时也深深感到,那些身居象牙高塔、“躲在小楼成一统”、自视清高、自命不凡、大事做不来而小事又屑做、一心只读圣贤书而两耳不闻窗外事、惯做脱离实际空头文章、喜好无裨于世清谈阔论的雅人,是多么的自私、偏狭、浅薄甚至无聊!

    甘冒“溜须拍马”、“近朱近墨”以及得罪雅人之嫌,为“官僚们”说上几句话,但愿不要被人误为有钗袭之流的假道学气即可。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