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心剑栩-----的博客

不妨把遇到的,当作固有的或注定的......

 
 
 

日志

 
 
关于我

年过四十未立,历经沧桑仍惑。执教十数载,半路转行,实非己愿,从政五六年,一直打杂,形同走卒。常梦杏坛漫步,夜灯映窗,书声盈耳,忽惊忝颜讲堂,两眼墨黑,只字不识。直叹俗务缠身,整日陪杯碰盏,堪笑混饭家当,仍是笔墨技俩!罢了罢了,暂且在博客中寻朋会友,谈天说地……

网易考拉推荐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2017-03-09 16:28:5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多年前一个阳光惨白的午后,我沿着312国道前往甘州城西15公里处一个名叫下崖村的地方,独自探访张掖黑水国遗址。没有明显的路牌标识,周围少见人迹,几经打问并由一个牧羊人指点,进入一片草木环绕的沙陵,入口处有一砖砌矮墙标识:黑水国古城。登上一处残垣眺望,断断续续的土夯墙垣、拥积在墙体周围的黄沙,围成一个长方形的城池,城外是低矮的沙丘,城内空无一物,不见任何建筑形迹,也没有发现考古学家所说的汉砖唐瓦、石器陶片,脚下偶有破碎的瓷片和砖头,似乎都是现代弃物。千年岁月的涤荡,把一切都掩没在黄沙、沉积于地下,只剩留几处风剥雨蚀的残垣断壁,静静地昭示着历史的过往和沧桑的变迁。夕阳西下,晚风掠起墙脊的细沙,几只乌鸦盘旋聒噪,使这里更显破败和苍凉。“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脑海里回响的这些诗句,成为我当时探访黑水国遗址时仅有的、也是最平常不过的怀古感慨。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近年来从事水务工作,行走在山水林田,驻足于黑河之滨,寻察水源孕育的草甸湿地,攀登水流滥觞的冰川雪原,蜿蜒于河流在高山峡谷间的九曲回肠,迷离于苇溪遍布、田麦茫茫的绿洲烟云,徘徊在干旱缺水、荒芜苍凉的不毛之地,怅然于日见干涸的沙漠海子,失落于销形无迹的河流尾闾,渐渐对生命之源、自然之道、历史演绎、文明兴亡,有了不同于以往的认知和感悟。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记得曾替一位摄影师的黑河画册代笔作序,似乎很诗意地起笔:“弱水三千出祁连,北走千里入居延。黑河,是巍巍祁连飘逸灵动的蓝丝带,是千里河西养精蓄锐的生命线,是张掖绿洲和额济纳绿洲生生不息的母亲河……”现在想来,觉得当时很是浅浮。真正的生活,不是一时兴起的诗意和远方,一条淌过千年万年的河流,也绝不会只是文人墨客笔下的水墨画和抒情诗。当我以敬畏、爱恋和悲悯的目光,真切地关注黑河、走近黑河、深入黑河,真切地感受它源头上冰川雄踞的凛冽寒风、春潮初泛的融融暖意,高山峡谷迂回穿行的坚毅倔强,田野平畴汩汩潺潺的默默柔情,河床干涸、城垣荒废的苍凉无奈,伏地潜流、循环回升的隐忍气度,迂回戈壁荒滩、浸润大漠草木的母性胸怀,蒸腾挥发、平静消散的轮回禅意,以及它见证兴废替代,看惯贫富变迁,消弥攻掠杀伐的尘烟,湮散成王败寇的足迹,静观秋月春风,穿越历史、过滤岁月、平定世事的沉稳厚重……这一切,无不涤荡着我的浅薄,消解着我的无知,让我重新审识水之于生命生态、之于生产生活、之于文化文明的血脉渊缘和哲学意义。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当我穿过黑河西岸,寻着水流早已改道、而今荒芜散漫的河滩,再次走进黑水国遗址,似乎在这张斑驳残破的画页上寻到了一方模糊的水印,隐约找到了黑水国几度兴衰起落的根源。据考古发掘研究和有关史料记载,张掖黑水国可能经历过三次兴废起落,最早大约在新石器时代距今4000年左右,第一批先民在这里开发生活,约500年之后弃城离去;春秋战国至秦汉,月氏、匈奴等游牧民族先后占据此地,西汉霍去病出陇西征小月氏 “攻祁连山,扬武于觻得”,汉王朝设郡张掖,可能就在黑水国,且当时称名为“觻得”。觻得城的东面是屋兰城(今甘州碱滩东),南面是祁连城(今民乐永固),三座城池形成一个“品”形布局,成为黑河中游的扼要城塞,控制着水草丰美的千里绿洲,也自然成为各路氏族觊觎争夺的焦点。魏晋南北朝时期,大小军阀逐鹿河西,吕光即位三河王,段业据郡称凉王,沮渠蒙逊建北凉,沮渠万年称张掖王,都曾在黑水国一带斗勇斗智、扬威显能。隋朝前期张掖郡治迁至今址,黑水国沦为墓葬区,经历了第二次败落;唐代以后,黑水国被再度开发,但却失去了郡城、县治的原有光华,仅仅作为甘州城西的一处驿站,沿用至西夏、元、明,直到清代被彻底废弃。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研究者们无法给出黑水国几度兴衰的明确答案,但我们可以根据一座城池兴废的常理和黑水国在黑河之滨占据的地理位置,推想它起落兴亡的大致缘由。先民们最早在这里选址定居,首先一定是缘于这一带有便利的水源、宜耕宜牧的地势。据民间传说,在很久以前,黑水国一带是一望无际的沼泽湖泊,随着沧桑变幻,湖泊逐渐干涸,形成水草丰茂的平川,肥沃的黑土得宜于近旁黑水河的浸灌,一个名叫“月氏”的民族来到这里,屯田修城,取名黑水国。后来一拨“黑匈”势力渐盛,赶走了月氏人并扩建城池,匈奴人的皮肤黝黑,平原的土地油黑,水流的色泽发黑,所以成为名符其实的 “黑水国”。这在一些史料的零星记载中也可得到佐证。《禹贡》载雍州之域为西戎氏之故墟,古弱水、居延海一带属雍州,是氐羌、乌孙、月氏、匈奴等西戎诸族的活动范围,春秋战国时期月氏强大,居敦煌、祁连间,控兵十多万,《史记 匈奴列传》关于秦时匈奴子冒顿被其父头曼单于遣送月氏当人质、后逃回杀父自立、发兵报仇大破月氏等记载,可与民间传说相印证。《汉书 霍去病传》记述骠骑将军霍去病出征河西,过焉支山缴收了匈奴休屠王的祭天金人,俘获了他的太子,致使匈奴内部分裂、浑邪王杀休屠王降汉,后来再次在黑水国一带大破匈奴,并乘胜追击至狼居胥山(今蒙古境内)设坛祭天。其后汉王朝在张掖设郡,虽暂时掌控了黑水国,但这里得天独厚的便利优势,必然引起为生存和占有而进行的不断争夺,匈奴、乌孙、氐羌多次寇犯,黑水国一直未曾安宁平静。或许是经历了太多的攻掠杀伐,觻得城已经千疮百孔、疲惫不堪;或许是遭受了汉代及后来王朝移民屯边的大规模开发,水源及生态环境无法承载过重的负担;或许是引水开发能力有限而人为扰动加剧,周边生态植被破坏,无法抵御风沙的侵袭;或许是流经此处的黑河主干或支流,因一次特大洪流而改道变向、河床东移,黑水国失去了稳定的水源保障;也或许是某次特大洪流决坝入城,黑水国遭受了空前的水患;还可能如《甘州府志》所记明代吐鲁番真帖木儿、满速儿弟兄有吞噬甘州之意,发现“老人坝水可决以灌甘州”,这样借水攻城的战事或许在五胡十六国时期已经发生……总之,隋代以后黑水国风光不再,经过了唐、宋、元、明的冷落萧条,直至清代彻底湮灭。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兴之以水、盛于绿洲、占据要塞的黑水国,经历过攻伐抢掠的劫难,听闻过杀声震天的呐喊,遭受过箭簇的击射和火石的熏燃,也见识过改旗易帜的热闹,拜受过汉家天子的布诰,辨认过西夏国难识的文字,忍受过饥馑之苦、旱涝风波,体味过郡县迁址的落寞……无论是残酷的战火兵燹,还是改朝换代及政治运动,都不可能使一座塞外城池完全沦落,让黑水国彻底消亡的,只有一个根本因素:水。攻伐沦陷了,可以再修;战火焚烧了,可以再建;政事变化了,只能变更形制规模。而一旦旱涝成灾,生态改变,生存环境恶化,人们就不得不弃舍变迁,无论它关居要塞,还是曾经多么辉煌。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走出黑水国,沿着黑河西下北走,来到大禹开凿石壁“泻流沙于西隅,决弱水于北漠”的正义峡。登临荒山之巅,徜徉悬河索道,追寻治水巨人的足迹,感受先祖开山拓土的气魄,倾听黑河迴漩峡谷的呜咽和流泻下游的欢畅,恍然间,我仿佛置身盘古开天辟地的鸿蒙时代,共工怒触不周山天崩地裂、洪水泛滥的惊心场面,女娲造船救人、炼石补天的蛇曲身影,诺亚方舟在上帝制造的茫茫洪流中孤独地漂移,大地的震撼者——水神波塞顿从爱琴海辉煌的宫殿出巡,乘着金鬃铜蹄骏马云车在水域中穿行……这些神秘而浪漫的神话传说,在高山峡谷的空旷渺远中魔幻般演绎,让人对水的洪荒之力、催生一切也能毁灭一切的至善至烈,生发无限的敬畏和感佩。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穿过正义峡,黑河进入巴丹吉林沙漠,如果在高空俯瞰,便能更加真切地体味它渺渺一线穿南北的苍茫、曲折逶迤回环行的艰难。到了额济纳,傍近河滨的,是八道河的波映胡杨,路道边的水润红柳,苏泊淖尔(东居延海)的波光粼粼;远离黑河的,是怪树林的枯亡狰狞,黑水城的沙掩残垣,西居延海的荒漫苍凉。有水则生机勃勃、无水则死气沉沉的对比,在这里体现得如此强烈。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仍是云烟淡淡的黄昏,我走出额济纳旗镇,沿着砂砾中淡淡的辙痕,穿过枯枝萎地的怪树林,走进孤独落寞的黑水城遗址。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怪树林,是一片失去水源而死亡枯萎的胡杨林。曾经,像额济纳胡杨街的景致一样,它们枝干虬劲、叶脉流金、风华绝世、醉美游人,而今,却干枯萎缩,形销骨立,或在痛苦中挣扎,或在绝望里匍伏,在漠风荒沙中如泣如诉,仿佛强烈地表达着对生的期盼、对水的渴望……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黑水城,是黑河流域及丝绸之路北方保存比较完整的古城遗址。这里因黑河水流归纳聚集,古时候湖泊密布,林草丰茂,仅古居延海就有700多平方公里的浩大水面,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居住、繁衍。相关史料记载,黑水城始建于西夏时期,西夏王朝在这里设置“黑水镇燕军司”,它东西南三面临水,北走岭北、西抵新疆、南通河西、东往银川,成为居延海一带最为热闹繁华的地方。成吉思汗征伐西夏,首先攻克了黑水城,随后,一个创造了神秘文字、充盈着神秘传说的北方王国——西夏王朝终结消失。如今城外半掩于沙土的遍地碎骨,应是这场血战的存留物证。之后忽必烈扩建黑水城,设置“亦集乃路总管府”,并且管辖西宁、山丹等地州,成为元朝在西部地区的军事、政治、文化中心。让这座繁华的城都沦落消亡的,是元末明初一场战争引发的水旱之灾。明朝大将冯胜率军围攻黑水城的元军,久攻不下,便将城边的黑河筑坝截流,导致城内水源干涸,元军被迫弃城突围。而筑坝断水导致河流改道,黑水城周边沙漠蔓延,一座城池的命运就此改变。一座人欢马叫的北方集镇,一下子变成了白骨累累、死寂无人的鬼城,此后经年黄沙漫掩,变成荒垣废墟,一个曾经叱咤半个星球、铁骑踏遍亚欧大陆的强大王朝,自此灰飞烟灭,消散在历史的长河。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关于黑水城的消亡,当地还有一个神秘的传说:隋朝大将韩世龙驻守此城,有一日天气十分沉闷,一位白发老人背着枣梨筐在城内来回疾走,并高声喊叫:“枣梨!枣梨!”但却要价很高,似乎没有诚心要卖的意思,天黑之后,白发老人不知去向。人们心里犯疑,韩世龙也觉得十分蹊跷,苦苦思索之后恍然大悟:枣梨——早离,天象怪异,莫不是让我们趁早离开?于是带领全城军民离开了黑水城。果然,人们离开不久,狂风大作,沙石滚滚,很快吞没了整个城池……当然,这仅仅是一个民间传说,风沙掩埋一座城市,一般不会是一朝一夕,往往需要一个长期侵蚀弥漫的过程,史料记载、考古研究和建筑遗存也表明,黑水城的遗弃,至少在元代之后,不会在之前的隋代。而有一点却十分明了:无论是战争引起的筑坝断流,还是传说中的风沙掩埋,根本的因素都是黑水城断水失水,风沙侵蚀,没有了继续生存的条件。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登上城垣静坐墙头,大漠中的夕阳散发着迷离的晕光,至今形体完整、默默耸立的宝瓶形佛塔,依旧肃穆、庄严,长长的影子映散在沙滩,又呈现出无限的孤独、空寂。黑水城,这座丝绸之路上曾经兵戈扬威、商贾云集、佛教盛行、民族融合的塞北古城,就这样静静地展示着厚重的历史、辉煌的过往,昭示着沧桑的变迁、命运的无奈……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因水而兴,因水而衰,黑水国、黑水城,在黑水河的中游和下游各自演绎了一个因果轮回,也宣示了水与万物、人与自然兴亡相依、同生共存的天地大道。毁灭一座城市,破坏一处环境,对一个群体或某一个体来说,既是赖以生存的家园的丧失,更是记忆的迷失、精神的流放,也即是某种文化的消逝和文明的沦落。大自然生成一处温润适宜、万物和谐的优美环境,需要成千上万年的演化修复;人类建设一座形制完备、功能齐全、文化元素丰富、历史积累深厚的美丽城市,也需要数辈人的筚路蓝缕、上千年的苦心经营。然而,我们人类又往往深陷于欲望的沟壑,永无止境,永不满足,不仅相互之间争夺、抢掠、倾轧、杀伐,而且鼠目寸光、杀鸡取卵,或焚山毁林,或掘水断源,或毫无节制地乱开滥伐,肆意破坏和污染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自断经脉,自掘坆墓,常常把大自然馈赠的宜居环境和自身积累的文明成果毁于一旦,斩断赖以壮大的根须,撕裂持续繁衍的经脉,循环上演破国败家、文脉断流、艺术沦丧、文明衰落、一切重新开始的悲剧。这样的悲剧,小小的黑河流域几度发生,黄河、长江流域不停上演(所幸的是中华文明的香火历难不灭、得以延续),而两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古巴比伦、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帕文化,除有种子流布传播,其耀眼的辉煌则玉殒香消,彻底湮没于历史的尘埃。这些文明的兴盛和衰落,经历和原因也大致相近:得天独厚的水流资源,肥沃广阔的土地资源,冷暖适宜的气候条件,农业文明的崛起发达,不断的外族入侵和连续的内部争夺,人口的迅猛增长和城市的不断扩张,河流水源区森林草木的砍伐侵蚀,无休无止的垦耕,过度的放牧,水土流失加剧,水旱灾害频发,风沙逐渐侵袭,最终使肥沃的土地变成了荒漠……这些人类文明的发祥地,留给子孙的至今仍是一片片不毛之地。我们的楼兰古国,地处丝绸之路咽喉,毗邻烟波浩淼的罗布泊,曾经清流绕城,碧波泛舟,林木繁茂,同样是不断的战争侵扰、过度的垦种竞赛,人为破坏了大自然的生态平衡,致使塔里木河和孔雀河改道,楼兰水源枯渴,罗布泊干涸,变成了荒无人烟、干旱燥热的“死亡之海”。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时至现代,战争的硝烟还没有散尽,而人类对自然的暴力却空前加剧,毁山填海、拦河筑坝、开采掠伐的强大功能,让大地震颤、蓝天失色、绿水变颜。上世纪比利时马斯河谷大气污染,英国伦敦烟雾,美国洛杉矶光化学污染、多诺拉烟尘,日本哮喘病、水俣病、骨痛病事件,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等等,都是现代工业科技带来的切肤之痛,也是大自然对人类滥行的报复和警示。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我又想起关于创世的中外神话。天地开辟之初,大地上并没有人类,东方始祖女娲用黄土掺水和泥,捏团造人,干到筋疲力竭之时,拿起绳子投入泥浆,抽起绳子甩落地上,洒下的泥浆就变成了一个个小人。西方《圣经》中的伊甸园,是一个河流蜿蜒、河水清洁的美丽花园,从中分流出四道水,分别成为比逊河、基训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而前两道河据说就是后来的印度河和尼罗河。这两则中西方不同的人类起源传说,似乎都传达了一个共同的隐喻:女娲黄土和泥造人离不开水,孕育生命的伊甸园离不开河流,生命与水不可分割,万物与河流共同依存,文明的生发依赖于水源的滋养。从这里出发,在历史的长河中钩沉,在现实的碰撞中领悟,我们可以追寻到“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的真谛。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汲取历史的教训,走近河流森林,抚摸山川的疤痕,感受自然的伤痛,我们才能更深切地领会到,“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绝不是空泛的说教和时尚的口号,实在是民族兴盛的大义、国家发展的经略、文明传承光大的至要。

黑水河?黑水国?黑水城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