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心剑栩-----的博客

不妨把遇到的,当作固有的或注定的......

 
 
 

日志

 
 
关于我

年过四十未立,历经沧桑仍惑。执教十数载,半路转行,实非己愿,从政五六年,一直打杂,形同走卒。常梦杏坛漫步,夜灯映窗,书声盈耳,忽惊忝颜讲堂,两眼墨黑,只字不识。直叹俗务缠身,整日陪杯碰盏,堪笑混饭家当,仍是笔墨技俩!罢了罢了,暂且在博客中寻朋会友,谈天说地……

网易考拉推荐

曲水擅风流  

2017-07-28 16:07:2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曲水擅风流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1

曾留意于关于山水河流的美景美画,过去总认为是创作者特意抽取、精心加工的唯美片段和艺术线条。当我旅行途中从高空俯瞰,惊诧和震慑于黄河在黄土高原的九曲回肠,长江在两湖平原的虬曲自如,尼罗河在中东沙漠的迴旋逶迤,多瑙河、莱茵河在欧洲平原的舒展有致,特别是多次身临河西走廊家乡的母亲河,放眼祁连山的高峡深谷,镜头里的黑河或雄浑苍茫、恣肆奔放,或委婉曲折、潇洒飘逸,所谓的山环水绕,所谓的九曲十八弯,在这里都有最真切、最形象、最奔放的呈现,比任何艺术家的画笔都更真实、更立体、更自由灵动、更摄人心魄,因而也更美、更艺术。由此坚信,大自然才是最杰出的设计师、建筑师、艺术家,而至柔蕴烈、至善含威、惠利万物的水,则是最有灵性的雕塑家和绘画师。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2

与曲水潺潺、流水汤汤伴生的,是积厚流深的人文风雅。《诗经·关雎》中在河之洲的水鸟,让春心荡漾的君子不由想起柔美似水的淑女,开启了诗唱者因水起兴、睹物思人的先河。《诗经·蒹葭》中在水一方的佳人,飘忽在水之湄、水之坻、水之涘、水之沚,让仰慕渴望的男子沿着弯弯曲曲的流水从之寻之,水流的曲折回环、水雾的扑朔迷离,让心仪的美女似真似幻、宛若天仙。屈原《九歌·河伯》“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水扬波”,河伯与洛水女神同游黄河,风起波扬,何等飘逸威壮!《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湘水女神袅袅婷婷降临在洞庭湖北岸,让人极尽目力也看视不清,刹那间愁肠百结,秋风吹过,落叶纷纷,无边秋水尽是落红,何等清幽凄凉!而“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在清幽的碧水中修筑居室,以婷婷的荷叶作为屋顶,又是何等的美妙浪漫!《渔父·屈原既放》“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的坚守,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的洒脱,用水的灵性和诗的意象,描画出了儒与道、入世与出世的分界,至今仍然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价值取向和处世观念。汉代曹操《观沧海》“水何澹澹”的苍茫、“洪波涌起”的雄浑,曹植《洛神赋》洛水女神“芙蕖出渌波”的清纯、“凌波微步”的飘逸、“气若幽兰”的雅致,这些借水衬物显势的描摹,使建安文学因水的灵动而更显风骨。书圣王羲之《兰亭集序》会稽山阴“清流激湍,映带左右”、“流觞曲水,列坐其次”的一场名士盛会,占尽魏晋以来的人文风流。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3

意气风发、诗星荟萃的大唐,更是水意诗情的蜜月佳期。诗仙李白“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的画境,“汉江回万里,派作九龙盘”的画意,“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豪迈,“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落寞,“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痴诚,“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的伤感,“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伤逝,“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的高远格局,“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的浪漫情怀,“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的奔放气势,“宁羞白发照清水,逢时壮气思经纶”的昂扬心态,把借水抒情、因水咏志发挥到了极致。诗圣杜甫“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静谧,“湖阔兼云雾,楼孤属晚晴”的清丽,“江碧鸟愈白,山青花欲然”的兴奋,“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的释然,“委波金不定,万里共清辉”的梦幻,“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萧瑟悲壮,“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的孤傲洒脱,“少陵野老吞声哭,春日潜行曲江曲”的性情投入,“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的悲怆绝望,让水的清幽深沉融入沉郁顿挫的苍凉况味,令人一咏三叹、情不自已。至于王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静幽,王之涣“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的高远,王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开阔,王昌龄“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的凄清,张若虚“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苍古,孟浩然“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雄壮,韦应物“水石两相激,雷转空山惊”的威猛,李商隐“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的阴冷,白居易“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奇丽,刘禹锡“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的精纯,杜牧“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的苍茫,孟浩然“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的清新,王湾“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的阔达, 唐五代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低落……这些不胜枚举的清词丽句,让水的元素在唐诗的长河里尽情渲染、任意挥洒,给后人留下了千古传唱的奇绝咏叹。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4

宋元明清的诗词曲赋,自然也少不了水的滋润与点缀。杨万里“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传达出一份自然的宁静与心灵的优雅。王观“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赏心悦目的山水,仿佛一位眉目传情的女子,明媚而灵动地活跃在我们面前。苏轼“山苍苍,水茫茫,大孤小孤江中央”、“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分别把山水的苍茫无际、江河的雄奇瑰丽如画般展现眼前。范仲淹“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满地黄花、满树黄叶,飘飞零落,与无边水波连成一体,淡淡的云烟也笼着一层寒意,把乡愁离恨移情于物,定格了秋色冷艳凄清的基调。秦观“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主观与客观、情感与物象相互转换,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创造出一种恬淡朦胧的美;“人去空流水,花飞半掩门”,则又描摹出一种凄清荒落的美。李清照“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花开无主,水流无情,相思愁绪无处诉,把女性细腻的感知、凄苦的情致与落花流水融合成千古经典。马致远“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剪辑几组最常见的镜头,在特定的时间和水环境中组成最富表现力的画面,成为最通俗也最高雅、最简洁也最丰富、最直白也最含蓄、最凄凉也最美丽的元曲小令。张养浩“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江水、云烟、流光、雾岚、画舫、民居,寥寥几笔勾画出江南常见的清丽景象。高攀龙“心同流水净,身与白云轻”,以净水白云喻拟心身,物我相谐浑然天成。杨慎“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自然的雄浑广阔、时间的流逝无情、英雄人物的豪气与悲怆,一切尽含其中。曹雪芹“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借女性的视角描画出一种宁静温馨的小景致。纳兰性德“月华如水,波纹似练”,可视而不可触的月光仿佛清静柔美的水流,变化无端的水波又变成了柔滑轻软的丝绢,虚实互变,营造出一种宁和梦幻的意境。查慎行“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对特定情形的捕捉、细微与宏大的比照、近景远景的铺排、特写与广角的融合,像一帧综合了现代影像手段的影视短片……不必刻意搜寻筛选,只这些耳熟能详的诗人词句,便能典型而明确地显现出水与诗词艺术的亲密关系。很难想象,古代中国这个诗歌的泱泱大国,如果少了潺潺汩汩浩浩汤汤的泉溪河湖,该是多么干枯苍白、失风失雅啊!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5

水的曲折婉转、柔美空灵,也给中国山水画卷注入了飘逸洒脱的精魂。被称为才绝、画绝、痴绝的东晋大画家顾恺之,其传世名作《洛神赋图》,随波漂流的画舫,凌波飞动的女神,与舒展有致、回旋自如的水势自然契合,使波涛水浪的律动之美与人物的形态情态之美浑然一体、相辅相成。宋代天才画家王希孟的千古绝唱《千里江山图》,逶迤连绵的峰峦山岗,浩淼起伏的江河湖水,水波之上的桥头,水波之滨的船坞,组合成群峰竞秀、江河交错、烟波浩淼、诗意融融的壮丽画卷,把山形水势描摹得雄浑壮阔、气象恢宏。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更是以河流为轴心、以水为纽带的社会风俗大画卷:广阔的原野、浩瀚的河流、高耸的城郭,是背景和远景;街巷、商铺、酒店、茶馆,城楼、河港、桥梁、货船,官府、宅第、茅棚、村舍,是前景和近景;汴京郊外春光、汴河河运场景、汴京街市百象,都随着河道水流而移步换景,各色人物、各类牲畜和用具、各种集市场景,在五米多长的画卷里一一展现,既是精湛绝妙的绘画技艺大展示,又是世象升平、百姓安乐、生活闲适、心境宁和的寄情言志大写照,成为中国绘画史上独一无二的绝世精品。元四家之一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则更富有传奇色彩,由于它以细腻娴熟的笔法,勾勒出峰峦沉实、秋水明净、长天辽阔、林木恬然、沙渚悠远的诗意画面,将秋天江南富春山美丽清秀的山水风光表现得令人心醉神迷,以至于明清收藏家吴洪裕痴迷至极,临死前下令焚画殉葬,被人救出时已为残卷,成为享誉海内外的《剩山图》。明清及近现代,山水画蔚为大观,清四僧之石涛、髡残(石溪)、八大山人(朱耷),近现代黄宾虹、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等大批名家,都有脍炙人口的山水画名作,使中国山水画达到山借水势而雄奇伟岸、水因山形而浩瀚张扬、以意为先、以境取胜、引诗入画、寄情言志的风雅之盛。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6

同样,汩汩淙淙、叮叮咚咚、渹渹沌沌、轰轰湱湱的水流水浪之音,也给中国古典音乐注入了高贵雅致的情愫。传说在远古虞舜时期,就流行一种叫做《韶》的高雅乐舞,因有九章,又名“九韶”,其中关雎、湘夫人、云水等几个乐章,便以表现水意为主题。《论语·述而》记载,“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史记·孔子世家》也载:“子与齐太师语乐,闻《韶》音,学之,三月不知肉味,齐人称之。”大教育家、大哲学家、儒家宗师孔子,同时也是一位大音乐家,他曾经向师襄子学琴,习其谱、历其境、得其志,琴技反超越了师傅,《诗》三百零五篇,孔子都能抚琴而歌,可见其精通乐理、深谙音律的程度。这样一位高超的音乐大师,听了《韶》乐之后竟然三月不知肉味,并感叹说没有料到人间演制的音乐竟然达到如此精妙的地步,由此更可见《韶》乐超乎寻常的感染力。可惜,这种乐舞没能流传下来,无法让我们一饱耳目之福。《说苑·尊贤》记载,春秋时伯牙子鼓琴意在流水,仲子期听音会意“汤汤乎若流水”,这种流水知音的高蹈境界,千古之后依然令人心动神往,后来形成和流传的名曲《高山流水》即取意于此,并大幅模拟和表现流水的音质和境界。经过长期积淀、广泛流传、至今为人熟知的中国古典名曲如《春江花月夜》《汉宫秋月》《阳春白雪》《渔樵问答》《渔舟唱晚》《平沙落雁》《平湖秋月》《大浪淘沙》《十里埋伏》等,都有不少描摹水音、表现水境的元素和借水表现意境、表达情怀的技法,形成了中国古典音乐如水般宁静高远、大气磅礴的格调。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7

与诗人的咏唱、画家的笔卷、乐者的歌舞同步的,是哲人对水的理性思考。水是生命之源,是人类生存和文明进步的基础。且不说地球上最初的生命自水孕育,也不说人类或从海洋生物进化而来,单就现在胎生动物来说,孕育生命的胎胞里满是水体,人类母体子宫内胎胞里的“羊水”,98%的成分是水。我们生活生产的空间也到处充盈着水,地球表面70%以上被水覆盖。这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水,自然会引起哲人们的重视和思考。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水生万物、水生世界的哲学观点,易经八卦说、阴阳五行说、太一生水宇宙生成说等,都对水有不同寻常的论说。《周易·坎卦》有“水流而不盈”、“习坎,入坎”等说法,意思是说水的自然流动状态对人类生活、社会生产非常重要,水流不畅或过度泛滥都会造成不利与灾难,因此要观察和熟悉水性,顺其自然,合乎水性,做到因势利导、水畅其流。这一说法包含了朴素的天人合一、人水和谐的处世观。阴阳五行说中,水不但是万物相生的基础物质,而且代表了流动、循环、变化,其中包含了朴素的万物运动、宇宙变化观。先秦时期管子的说法比较辩证:“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诸生之宗室也,美恶贤不肖愚俊之所产也。”(《管子·水地》)他认为,水既是万物的本源,也是所有人物的宗祖,既能养育出美德贤能聪明俊美之人,也能养育出丑恶不良无才愚拙之辈。这一观点传达出人们对于水的好坏善恶判断当是“意由心生、境由心造”的结果,与荀子 “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荀子·王制》)之说近似,对水的柔善与凶险、世间万物的两面性有了比较客观的认识,并由此延伸到民生民本、理政治国的思想和方略。老子关于水性的论述,最为人们熟知和认同,“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道德经第八章)。这位思想独特、行事超然的智者,给予了水最崇高最美好的评价:水的状态,达到了为人处世的最高境界,滋润万物而不争不言,处身低下而行事自然,接近顺乎天意、合乎本原的天地之道。这种认知观,对后世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以至于道、儒、释三家在这一点上达成了空前的一致,上善若水、学水之道,成为中国古代知识阶层的普遍信条。孔子对水的认识,也基于此而生发:“夫水,偏与诸生而无为也,似德。其流也埤下,裾拘必循其理,似义。其洮洮乎不屈尽,似道。若有决行之,其应佚若声响,其赴而仞之谷不惧,似勇。主量必平,似法,盈不求概,似正。淖约微达,似察。以出以入,以就鲜洁,似善化。其万折也必东,似志。”这段见于《荀子?宥坐》的记载,是孔子回答弟子子贡发问君子为何见大水而必观之的对话,大意是说,水常流不息,普利一切而似乎无为,有德;流必向下,曲折回环遵循自然规律,有义;浩浩荡荡无穷无尽,有道;开山掘塞, 回应声响,奔赴高峡深谷无惧无畏,有勇;注入容器一定很平,有法度;注满必然溢出,是公正;无微不至,是明察;涤荡洁净各种东西,是善于教化;百折不回一直向东,有坚定的志向……在孔子的眼里,水的德性几乎涵盖了君子所具备的所有美德。《孙子兵法·虚实篇》则因水论兵:“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在孙子看来,用兵的情况就像水的形态一样,水的流动是避高就低,用兵的关键是避实击虚;水依据地势决定流向,行军打仗根据敌情采取制胜的战术;兵家没有一成不变之法,正如流水没有固定的形态和方向。从水的情态变化联想到取敌制胜的兵家之法,不愧是用兵如神的军事奇才。

水的特点和性状,不但引起哲人们关于宇宙形成、自然演化的探索和道德大义、为人处世、治国用兵的联想,也启发了人们对于时间、生命的观察思考。《论语·子罕》记载: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还是孔子这位哲人,他伫立于河岸之上,仰观宇宙之大,俯察河水东流,联想到日月运行,昼夜更始,花开叶落,四时变迁,不由慨然起叹:世间万物,都像流水东逝,先圣已往,大雅已去,礼乐不在,包括人生也是如此!同期的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也在大洋彼岸与孔子遥相呼应:“你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河水是不断流动变化的,你或许会两次趟过一条河,但这水已不是那水,时间、环境、水流都已改变。先哲们临水而发的这种叹息太过深沉,以至于激情昂扬的诗仙李白,也应和出悲观的诗意之叹: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这种叹息太过长久,以至于两千多年之后,我们仍能清晰地听到它沉重的回响……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8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水,在中国文化里承载了太多的思哲意象、太多的美好愿景、太多的风情雅致,每当探幽,都会有惊喜的发现;每当阅微,都会有意外的收获。因为现在从事水务工作,职业兴趣引发水文化方面的有关话题,以就教于方家并与同道者切磋。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曲水擅风流 - 清心剑栩 - 清心剑栩-----的博客

 

              20173月初稿  20176月修改 

                                                                        

 德国产品代购,加微信“morningeu”,德国直邮,安全放心!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